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世纪之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何为爱情?何为真心?什么才算真心,什么才是真情?你是否可知道——谁是如此地爱你?

德国诗人海涅曾深入论述过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他写道:“一个人的生命难道不是像一代人的命运一样珍贵吗?要知道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与他同生共死的完整世界,每一座墓碑下都有一部这个世界的历史。”

 

爱情是人世间的千古之谜,缘何而起,缘何而灭,又缘何让人迷醉癫狂,都无从得知。爱,需要细心的品味,爱,需要慢慢地感受。爱来自真诚,爱来自责任,爱来自欣赏,爱来自仰慕。 

看那蓝色的大海,就像初恋男女的爱情,来得如此汹涌,他们的爱情就像海边的磐石一样,是那么的坚定稳固,风也吹不走,海水搬不动。

男人就像大海一样,是那么的勇猛,女人就像海边的沙子一样,是那么的渺小。每一次男人风雨交加的到来,都能把女人吓得半死,沙子虽小却很坚强,因为她能用娇小的身躯接受每一次大海汹涌的到来,为了能和大海见面,它既是伤痕累累,也从没有离开过,大海每次汹涌的到来都能给它带来诸多惊喜和爱的抚摸。 

 

舌头和牙齿恋爱了,它们觉得每天在也一起每天相依相偎是那么的幸福,一起享受美食。牙齿一共有十四条命,它的重生命有两次,有时候一些命会比较短,如果保护好可以活到七八十岁,如果长虫子的话一般寿命只能到二三十。牙齿一生真的是非常坎坷,长虫子的时候痛不欲生,痛得无法入睡,它顽强屈的性格值得学习,什么骨头都能啃。 

牙齿和舌头从出生那一刻就已经紧紧相依,吃饭的时候,牙齿负责嚼碎饭菜,舌头负责享有各种美味的味道,它们的命运一直都是相连的,每天守护着彼此,对它们来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它们一个离不开一个,一个需要一个。 

它们也有争吵的时候,有时候享受美食牙齿不小心咬到了舌头,舌头流血了,感觉很痛,于是就生气的跟牙齿说:“你不能慢点吃,咬到我了,很痛你不懂吗?”牙齿很自责又恨心疼,含情脉脉的看着舌头道:“我只是想快点嚼碎好让你食用,我不能陪你到老到死,所以我不在了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别逞强”。 

舌头瞬间泪流满面,原来牙齿只希望在有生之年照顾好它。舌头抽泣看着牙齿:“我能不能和你交换,我来做你,你来做我,让我照顾你好吗?我不想你先离开,如果没有你,我吃再多的美食又有什么用,我只想和你一起分享世间最美味的食品,而我觉得最幸福的事能和最亲爱的你一起相依相伴,即使不能天长地久,我也不要你先离开,我无法接受失去你的痛苦”。舌头无法接受牙齿先离开,因为它从来没有想过它们会离开彼此。 

 

牙齿紧紧拥抱着舌头心疼不己,它也想永远陪伴着它,舍不得离开它,它也想陪它吃到老,喝到老,可是它们注定不能长相厮守。当一出生它们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没有谁能逃过命运的安排,所以在有生之年,请对你的爱人好点,命运无常,人生短暂,谁知道明天又会怎样,唯有珍惜眼前才不枉此生。 

牙齿颤动的声音对舌头说:“别傻了,我们的命运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而且我觉得很幸福,因为我不枉此生,我活着的时候保护你珍惜你就是我一生的幸福,此生无憾了,你要学会独自生存,照顾好自己,来生来世我还要保护你,爱惜你”。

舌头已经泣不成声,它虽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它没办法与命运抗衡,它只要求牙齿不要忘记它。舌头慢慢抬头看着牙齿,哭红了眼睛,沙哑的声音道:“在奈何桥上等我,遇到孟婆给你喝忘川水,千万不要喝,我不希望你把我忘记,一定不能喝”。牙齿更是伤情得说不出话,只是点头,它知道舌头从小就一直被自己保护着,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如果找不到自己,它一定会非常伤心。 

佩索阿在《离别》中写道:“我过去和未来的所有都永不可驻!死者,那些在我孩提时代曾经爱过我的死者。当我回忆他们的时候,我的整个心已经冷漠,我感到自己的心已经从每一颗心灵里放逐,孤零零游荡在自己的暗夜里,像一个乞丐在沿街每一张紧闭和寂静的大门前哭泣。” 

爱情里心甘情愿的付出才是真心,只要对方过得好,就已经知足,这也许是就是爱。爱情是俩个人共同经营,相互扶持,彼此包容和理解。不要觉得别人爱你,能够成为你任性和欺负别人的资本,也不要把自己爱别人,当成是委屈自己不顾自己自尊的理由,爱情需要平等。 

在穷的时候,饿的时候,永远不要说物质不再重要,我现在依然说物质是最重要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贫贱夫妻百事哀,不要永远说相信爱情,然后一切物质都不重要,你试试。 

宠一个人很容易,你往外掏就可以,爱一个人却很难,你要懂她,要疼她,要一边压抑内心的担忧,一边鼓励着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要一边压抑着内心的欢喜,一边对她严格要求。 

人生必定有生有死,有死有生,也正因此人类才能得以延续,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在无拘无束的快乐中,人们或许不能感悟到生命的可贵,只有在面临死亡时,才能进入对生命的严肃思考,也只有死亡才能激发出人们摆脱死亡、热爱生命的激情,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正是死亡才使人逃离出蒙昧与无知,正是死亡才使人焕发出生命的能量。 

晏殊的《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重头歌韵响琤琮,人破舞腰红乱旋。玉钩阑下香阶畔,醉后不知斜日晚。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

(编辑:慕雪潇月  席野蓦)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网友评论 抢沙发

浏览完了打赏一下小编呗!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