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乡愁,母亲与母爱成就我一生的事业-世纪之声

记住乡愁,母亲与母爱成就我一生的事业


记住乡愁,母亲与母爱成就我一生的事业

蒙赴
母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出生在农村,也嫁在农村,农村生活条件的背景造就了她朴实勤劳的特征。

母亲的一年四季似乎都是在地里度过的,春季来了,母亲就开忙起来,检查将要播种的玉米种子,翻动羊栏里的肥料,用头和背背起了装有七八十斤重肥料的背篓,这是祖先相传下来的背篓,形状跟别地的背篓差不多,只是给背篓上绑带的方式不同,别地的背篓的绑带大都是挂过双肩就可背起背篓,而我家乡的背篓的绑带则是挂在额头和头顶的中间位置,久而久之,村里所有的妇女都是用头和背来搬运货物,没有背篓,她们就把绑带两头绑在一起,拿小部分段勒紧货物,再把货物贴近腰,最后拿除了勒紧货物外剩余的绑带段挂过额头和头顶的中间位置,弯着腰就可以背起货物行走了。母亲背着肥料走近一两公里的山路才到地里,就这样背了二三十篓肥料才把自家的肥料全部背到地里,当完成了把肥料背到地里的活后又开始了下一个活:播种。母亲弯着腰,淋着细雨,在地里使劲地挖坑,挖的坑虽不算大,但坑的数目却数不胜数,由于母亲的腰不好,只能一会儿挖坑一会儿站立着,这样一来才能缓解一下腰背的酸痛,忙了一整天,母亲终于可以脱下忙活一天的脏衣服了,可是却脱不下酸痛,每天晚上,母亲洗澡后都会在她的腰背上贴上止痛膏,每隔两天便换一次止痛膏,久而久之,母亲的腰背上被止痛膏贴得发白,母亲就这样,辛勤的劳作着地里的农作物,她没能同富家的妇女一样,寒冷的雨天在家和亲戚或邻居聊天;她没能同富家的妇女一样,不需要用少贴为宜的止痛膏。

桃树枝上长出密密的叶子和挂着小小的果子,而埋在地里的种子也长成茂密的小森林,夏季正向我们慢慢迈开腿步,而母亲又开始了新的活,又是靠着头和背背起七八十斤重的化肥,背到地里后就给玉米施肥,虽说那时的太阳不算很大,但却能把人晒得两眼眶发黑,母亲在茂密的玉米地里来回穿梭,忍受玉米叶子的切割与自身汗水的咸辣,只是母亲都不会在意这些,她只希望自家地里的玉米能长得茁壮一些,母亲把地里的活干得差不多了,抬起头看见山顶上的太阳快落山了,便收拾锄头和剩余的化肥,放在路边后又开始了下一个活:割羊草。母亲忍受饥饿与疲惫的折磨,爬上陡峭的山头上,割起了羊草,割了一个钟头后,母亲觉得够了,就把割好的羊草捆绑好,在山头上用力把羊草扔下去,傍晚时,母亲靠着头和背背起了羊草,一手握着锄头杆,一手提着化肥袋,而这样的情景早已成为母亲的家常便饭,母亲忙了一整天,她的身体吃不消了,晕倒在地板上,过了一刻钟左右才清醒过来,而这种现象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事了,母亲早年就检查出得了低血压,不能长时间在太阳底下晒,家里人都劝她说不要硬撑着去干活,可她却始终不听,还说这小小的低血压不会要自己的命。
炎炎的夏日晒了三个月后终于开始逊色了,而树木和玉米的叶子也开始褪去了碧绿,变得泛黄了,只因秋天已经开始向我们招手,秋天是个黄金的季节,家家户户都在清理自家的仓柜,准备收玉米,而这时母亲也同别人一样,清理仓柜,准备收玉米,由于入秋时分连续下了几天雨,山路泥泞难行,人们只好等待晴天的到来,而雨天是人们聊天的美好时光,于是人们就你出我进的串门在这个小山村里,仿佛热闹连连,像是办喜事,可当人们还沉恋在于串门聊天的喜悦和开心时时间却偷偷地溜走了,天空开始放晴,四面环山的雾气随着太阳冉冉升起而渐渐消去,人们不约而同的,女的背起背篓,男的挑起篓框,你呼我喊的到地里去收玉米,母亲也同村里的妇女一样,背起背篓,而且自己连饭都顾不上吃,急匆匆的就向地里走去,像是去领取奖金的获奖者一样,母亲收满一背篓的玉米后,就忙着去割羊草,割得了一大捆羊草后,母亲就把羊草搭在装满玉米的背篓上,就这样连同玉米和羊草一起背回家,夏季时,羊草落在母亲的头和背上,秋季时,玉米和羊草同时落在母亲的头和背上,都说:秋天是个忙碌的季节。而母亲就真真切切的应实了这句话,可再坚强的意志也抵挡不了自身疼痛的折磨,每天晚上,母亲都会在她的腰上和膝盖关节上擦上消肿止痛酊。
转眼间,春、夏、秋三个季节已过,迎来的是寒冷的冬季,而寒冷的冬天应该在家里烤火的,可有人却在地里,任凭寒风吹,任凭冷雨淋,母亲身瘦,几乎没有多少脂肪,耐不住寒冷,出门之前,她总要穿上两件外衣,两件裤子,一双水鞋和带上一双手套,身上还披着一件雨衣,毅然走向潮湿而冰冷的地里,到了地里,戴上手套,弯着腰抓握住杂草的梗使劲连根拔起,垒成一团,堆在地里等杂草完全干枯了便点火烧掉作为种植玉米的肥料,由于母亲的腰一直不好,时不时站立着才能继续弯腰拔杂草,而天气实在太冷了,母亲一会儿一会儿就得到天然形成的石头洞里烧火烤烤通红麻辣的双手,就这样,母亲忍受寒冷与麻辣,抓烂了四五双手套才把自家地里的杂草拔个精光,而等到地里的杂草完全干枯了,烧好了,又开始忙于翻地了,每年都要翻一次地,而每次翻地几乎都要与雨水相伴,在泥泞的地里,母亲踩着地犁往地里推进,然后双手压着犁的手把往自身边拉边压,翘翻了土壤,时常会翻出红薯来,母亲便用手去抹掉红薯上的泥巴,然后把红薯放进背篓里,双手来回的抹泥巴,滑溜溜的,再握住犁的手把就握不稳了,别无他法,母亲只好去摘下树叶来擦干犁的手把上的泥巴,犁的手把已经擦干净了,但穿在脚上的水鞋就不能用树叶来擦了,擦不了,母亲就找了一块形状像刀具的石块刮掉粘在水鞋上的泥巴,两双鞋所粘上的泥巴加起来估计有三四斤重,而母亲常常会等到粘到这个重量后才会刮掉鞋上的泥巴,只为了尽快翻完地里的土壤,母亲踩了半个月的地犁,拉压了半个月的犁手把,终于把自家的地翻完了,原本想可以休息一两个星期,可是菜园里的桃树枝上似乎长出了几颗小小的花蕾。
一个女人从一个女生演变而成,她失去了自由自在,失去了无忧无虑,而得到的恰恰相反,肩负了家庭主妇,心载了家人幸福,她原本可以无谓的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可以肆意的去享了无牵挂的人生,但她没有,因为她是我的母亲,她为了我甘愿拖着酸痛的腰背去背起沉重的肥料;为了我甘愿带着病去抵抗炎热的太阳;为了我甘愿竖起酸痛的关节背起沉重的玉米和羊草;为了我甘愿挺起瘦弱的身躯到泥泞的地里翻土壤。
时间一直在更改这个世界上的人、事、物,而母爱却能坚持对抗时间的冲刷,只是施给者的容颜变了,变老了,但母爱的真谛却一如既往,出门前的每一个叮嘱,进门后的每一个问候,都是母亲爱我的标语,记得小时候夏日的某一天,我要和小伙伴们一起去玩,出门前,母亲就明白我的心思,心里也有些担心,但心想不可时刻约束我的人身自由,所以没有阻止我,只是不断的叮嘱我说:“要小心点,不要爬山,上树,涉水。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我厌烦的说道。和伙伴们一玩就是半天,回到家门口,通红的晚霞斜照到我小小的脸颊上,母亲见我后便问:“你是怎么流鼻血的?我顿时紧张起来,哆哆嗦嗦地答道:“太阳太热了,所以才……”
撒谎,那你的鼻尖为什么肿青了?母亲严厉说道。我没回答母亲的话,接着母亲就叫我去客厅坐着,她便去拿水来帮我擦洗我扑倒撞伤的脸,后来我问母亲说:“那次,你是怎么知道我流鼻血的?母亲答说:“你鼻孔里还残留一小片凝固的血迹。母亲就这样细心,即使再小的伤口也躲不过她的眼睛。

儿童的时光一晃而过,到了上学的年龄了,我开始走上了我人生新的一段旅途,因为上学我要起得很早,母亲早早地带着一整天的疲惫上床睡觉了,月亮才冉冉升起,皎洁的月光泻洒在小小的山村里,我打开窗户,仿佛时间很遥远,深深的夜让我陷入深深的联想……
鸡叫了几遍,可我还在床上享受着暖和的幸福感,而母亲早已起床,母亲做好饭和烧好水了之后,就把我叫醒,洗漱后吃早饭,吃早饭过后母亲就送我出门上学,到半路上的一个分叉口,我和母亲就分路了,我走向了学校,而母亲却走向了地里,我到了学校后,打开书包正要伸手取书本时看到黑色塑料袋裹着一个长方形柱体的东西,我打开一看,原来是饭盒,手摸上去,还是热着,这时我还看到了另一样东西,也是母亲放进我书包里的东西:雨伞。而且是母亲常用的伞,比我的大很多,可以挡住我上半身许多局部不受雨淋,而母亲却拿着我的小雨伞放在家里,自己不舍得用我的雨伞,母亲就这样想得周到,不论学校饭堂的饭菜合不合我胃口,我都能吃饱;不论是晴天还是下雨,我都能防备于未然,结果那天还真的就下了一场大雨,弯曲窄小的山路泥泞泛滥,小伙伴和我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到家的,后来,我在家里寻找我的小雨伞半天都没找着,结果在离家不远处的一个垃圾堆里发现了,原来是雨伞烂了,母亲才把她的雨伞放进我书包里。长大后,现实把学校和家拉大了距离,我不得不学着自己照顾自己,而这时的母亲是悲喜交加,喜的是自己的孩子可以去历练稚嫩的翅膀,悲的是自己的孩子还不怎么知道自己照顾好自己,生怕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受饿受冻,生病没人照料,而事实却应证了母亲的担心,我生病了,当母亲知道我生病需要动手术时,万分惊慌,说出的第一句话不是为什么会这样,而是我孩子他的情况怎么样?手术那晚,母亲彻夜难眠,心里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鼓才等到手术很成功这简单而却意义重大的五个字。我醒后,看见母亲正和父亲说话,我没有吭声,这时母亲说出了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一句话,母亲说:“唉,孩子还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宁愿是自己生的病也不愿是孩子生的病。
出院回家那晚,母亲很高兴,她让父亲杀了只鸡,让我休息,其他活都不让我碰,开餐后,母亲一直夹肉放我碗里,特别是肉多的那块,如鸡胸,鸡腿等,而自己却不舍的吃一块,只是不断的对我说道:“刚动的手术,身体还很虚,多吃点肉补补身体。母亲夹肉给我之后,自己却拿汤勺舀起鸡汤喝,说道:“这鸡汤好喝。晚饭过后,母亲收拾饭碗时我对她说:“”你怎么不吃鸡肉?我在外面吃的很多了。她回话说她在家里常常吃到。我没问下去了,因为我明白,母亲是在怕我伤心而撒谎,她在家里根本就不舍得吃,都是留着等我回来时给我吃。
一个女人铸造一个母亲的形象,她失去了美颜秀貌,失去了华丽身装,而得到的恰恰相反,脸上起了皱纹痕,身上穿着补丁衣,她原本可以傲然的去争夺艳丽,可以恬静的去绽放年轻气盛,但她没有,因为她是我的母亲,为了我甘愿到杂乱的地里去干活;为了我甘愿被风吹雨淋;为了我甘愿自己承受病魔的折磨也不希望让我来承受;为了我甘愿自己只喝汤也不舍得吃一块肉。
如今的社会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出现一大些叛逆的少年们?与母亲有着思想上的代沟,与母亲吵架,甚至打架,然后离家出走,和母亲赌气,根本不顾虑后果,而我自己也有过这种情况,但我害怕,害怕有一天,我发现我母亲不再到地里去劳动了;害怕有一天,我发现我母亲不再爬上山上去割草了;害怕有一天,我发现我母亲不再拥有一双明锐的眼睛了;害怕有一天,我发现我母亲不再出门送我了;害怕有一天,我发现我母亲不再对我啰嗦了;害怕有一天,我发现我母亲不再吃干饭了;害怕有一天,我发现我母亲不再呼吸了。而那些与母亲吵架离家出走的少年们,你们害怕吗?害怕有一天,你发现你母亲不再上班了;害怕有一天,你发现你母亲不再做家务了;害怕有一天,你发现你母亲不再看清东西了;害怕有一天,你发现你母亲不再出远门了;害怕有一天,你发现你母亲不再爱说话了;害怕有一天,你发现你母亲不再吃肉了;害怕有一天,你发现你母亲不再睁开眼睛了。你会有何感想?到那时,我们又能看到过去母亲的多少艰辛和汗水?又能看到过去母亲的多少伤痛和泪水?又能看到过去母亲的多少担心和牵挂?
母亲给我生命,给我教养,以及那珍贵并且无私的母爱,不图回报,只施给我的爱,它让我看到了无私与偏爱的相融,平凡与伟大的结合,而这种爱一直都在伴我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母亲是春天里的瓦片,为我抵挡蒙蒙的细雨,母爱则是安详的小屋;
母亲是夏天里的布伞,为我遮挡烈焰的太阳,母爱则是清凉的随行;
母亲是秋天里的镰刀,为我收割繁多的稻谷,母爱则是可口的饭菜;
母亲是冬天里的棒签,为我编织绒绒的毛线,母爱则是温暖的毛衣。

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得到的也许并不比别人多,拥有的也许并不比别人美,但她却已经知足,只因她有一个健康幸福,平安快乐的我,母亲为了我的健康幸福,平安快乐,操碎了心,熬白了头发,而我又能给母亲什么呢?操心?牵挂?当看到妇女牵着孩子的手行走在路边时,感觉此景似曾相识,那不就是年幼时母亲牵着我上下学的情景吗?触景生情,我只想说:母亲啊母亲,你永远是一篇不朽的乐章,谱写我最幸福的年幼;母爱啊母爱,你永远是一个不老的主题,阐述我最快乐的成长。

时间不停地在走,母亲的脸上被岁月渐渐地划上了皱纹,头上被岁月渐渐地染上了白发,这时,母亲对你的啰嗦正在渐渐地减少,为你接风的的次数正在渐渐地减少,而你却未曾察觉,也许就在一个不经意间,你真正的失去了,你才会觉得母亲与母爱是那么的弥足珍贵,那时,你会想要拿你的一切去换回母亲的啰嗦,哪怕只是一句话,你都祈求,想要拿你的一切去换回母亲的手艺,哪怕只是一顿饭,你都祈求,可是母亲与母爱却是没有任何东西能衡量得来的。好好珍惜孝顺母亲的时间吧,莫让孔子的那句自我悔恨的话应验在自己的身上,“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编辑:覃福展)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网友评论 抢沙发

浏览完了打赏一下小编呗!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