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八:记忆中一米一粟的感动-世纪之声

腊八:记忆中一米一粟的感动

腊八:记忆中一米一粟的感动

文/韦胜山

步入老年后,大病、小病,就像一些不速之客纷至沓来,让我应接不暇。近年来,几次濒临死亡线都幸运地被现代医术和高明中医给救了回来。

多年患病,我既受了罪,家人也跟着受了大累,自己却享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可心中也多有不少的愧疚。

2019年我痛风住院,又是长期服药,为尽量不影响孩子工作,为减轻老伴的负担,自己艰难忍耐着迟迟不去诊治。结果实在难以忍不住不得不入院治疗。

有位原来素不相识的护工,就好像和我特有缘分。治疗期间他百般地安慰我、鼓励我,白天夜晚都来看望我,还给我喂水,做按摩。在护理方面,我和家人不懂的,他都懂,我们想不到的,他都做到了。就连病房里的护士,都夸他护理有水平。人家看他对我照顾得如此细心周到,还以为他是我的兄弟亲戚呢。

平心而论,作为一个护工,本来就是打工养家的,至于为雇主出多少力,这纯粹是凭良心。他对我如此尽心尽力,这不仅是他忠于职业道德敬业的表现,也是他心灵淳朴善良的美德的体现。所以我们一家人对他,除了感激,更多的还有敬重。

住院期间,凡去探视我的人,都让我心存感激。想不到的是,二十多年前,我所帮助一个乡村研究生的贫困学子,听说我住院了,马上发来慰问金;远在云南文山的一个曾得到我举手之劳帮助的一个孤儿,给我买来三七根、三七粉;还有一个认识不久且交情也不深的瑶族同胞中医,知道我的病情后,毫无疑问地无私支持我度过难关;还有许多亲朋至友,不是发来慰问金,就是前来探望……而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病人的我,受此礼遇,实在让我承受不起。

亲友们的这种博大爱心,叫我觉得——光说“谢谢”二字,是不足以表达我对他们的崇敬与感恩之情的!

我出院后,一直在家静养。2020新年前夕,多少亲友见到我的病痛后,问候、鼓励信息不断从四面八方向我手机万箭齐发……激动得我不知该怎么说好,只觉得春天般的温暖流遍全身。

进入新年,知道我生病了的亲朋好友、老同学拜年的电话、短信、微信不断,登门探望的也特别多,他们都给予我真诚的慰问、鼓励和祝福。

那一句句宽慰人心的问候,那一句句教我养生的良方,那一句句传递真情的吉祥话,让我感受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的喜悦。

尤其是我十分钦佩而又未曾谋过面的网友或是文学爱好者们,得知我患病,十分牵挂,还特意与我相约于春暖花开之时。

2019年尾的一个月圆之夜里,在一个暖阳明媚的日子,他们真的来家看望我。我心里顿时荡起幸福的涟漪,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若不是亲身经历,真是难以想象,繁忙的编辑老师们对一个平凡的投稿人,竟能有如此深切的关心和厚爱,这让我对他们,对报人,对杂志又平添了一份尊敬与钟爱。

我常想,人生病,是不幸,但病中能遇到那么多可爱、可亲、可敬的认识或不熟悉的亲朋兄弟,良师益友,能从他们身上获得了最给力的感悟和慰勉,感动和温暖,这是我病中最珍贵的心灵补品和精神营养。

我切身感受到:世上最美是真情,人间最多是好人!(编辑:米丹)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网友评论 抢沙发

浏览完了打赏一下小编呗!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