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特刊】蒙建连:来生再做兄弟姐妺

【清明特刊】蒙建连:来生再做兄弟姐妺

                                        文/红枫叶

(二姐蒙美仙生前留影)

 

(三姐蒙美由遗像)     

  3月26日傍晚,我的二姐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走完了她的人生之路。可她还未下葬入土,时隔七天,我的三姐姐于4月2日下午,也随之而去。清明时节,她们结伴行走在天堂的路上,让我们生者痛断肝肠。

  我的二姐、三姐是一对命运多舛的姐妹。密花莲•花娟(《密洛陀古歌》中负责管理送子、怀孕、保胎、生育的女神)让她们过桥投胎到了人间同父同母,规定她们有相同的婚姻际遇,也预示了她们最终在天堂的路上结伴而行,这是让我们活着的人万万想不到的。

  3月26日星期五中午,二姐夫给我来个电话,说“你姐病情加重”,希望我能去看她一趟,我答应在回家的路上顺便去一下。不巧的是从学校通往家乡的公路正在拓宽扩建,被堵在路上了。我只好绕道回老家,途中就没办法去看二姐了。通过辗转,晚上十点多钟才到家。打开手机,看到二姐夫的未接来电,我急忙拨通了他的电话,他说“你姐不在了!”我六神无主,愣了!是天老爷不让我得到姐姐临终的一句话呀。

  我们驱车直往二姐家去,当见到姐姐时,我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姐姐已经被从楼上的病床移到楼下屋堂中央。我掀开蚊帐坐在床头抱着姐姐的头痛哭——

  姐姐呀,我的亲姐姐,你们怎能忍心抛下我们而去?谁还像你们一样关爱着你们的亲弟妹?谁还像你们一样关照你们的子子孙孙们……

        姐姐的往事一幕幕历历在目——

  二姐生于1941年春季,三姐生于1943年春季。在上世纪六十代年初期,她们曾有相似的早婚期,原因是对方的年龄尚小。早婚期间,两人都被劝返回娘家两三年。后来,三姐与对方解除了婚姻关系。二姐在对方达到法定婚龄时,就恢复了他们的婚姻关系,喜续良缘。

  二姐称得上是贤妻良母。她的家公是当时盛誉八方的老社、老劳动模范的名人。他在去南宁参加广西壮族自治区劳模表彰大会后,又被推荐当选去北京出席全国劳动模范表彰大会。婆家是有名望的大户人家。都说“做有家公家的婆大户人家的媳妇不容易!”可我的二姐姐就做到了!

  二姐憨厚朴实,耐劳聪慧,孝敬公婆,尊老爱幼。与丈夫相濡以沫,勤俭持家,让人津津乐道。

  初婚时,二姐夫是个血气方刚、争强好胜、追求上进的年轻人。迫于生计,年青气盛的他经常参与搬运食品做挑夫,往返于都安——七百弄之间,加之在途中经常热心帮助力衰掉队的同事分担担子重量,增加了自己的重担。不久就落下了腰脊骨节损坏之症,到都安人民医院做手术被移植了一节。从此,家里家外繁重的劳动都落在我二姐的身上,她从无怨言。上世纪生产队集体劳动记工分的年代,每天二姐都要包两人的活路。当培土玉米除草时,集体要检查质量时,二姐就对检查人说,“我一人包两人的工,有除草不到的角落,大家就网开一面吧。因为你们的兄弟做不得呀,要翻工得就得你们帮忙了。”二姐的勤劳聪慧,赢得了众人的认可。

  二姐不仅尊老,而且更是爱幼。在集体分边分组劳动时,她都把別人不愿要的小孩拉与她做一组,鼓动、指导他们做工,引导他们热爱劳动。就是这样,二姐在她的一生中与众人都很投缘,很受众人的尊敬。

  二姐的大儿子才周岁时,就患了一场重病,一连七天不吃不喝也没睁开眼睛,奶水是靠人吸后口对囗喂的。后来,病逐渐好转但眼睛就逐渐看不见了,直至双目失明。自幼双目失明的他让人悲痛心万分。然而,积善积恩积德的二姐和二姐这大户人家,毅然得到了天公的恩赐。当大儿子到婚嫁的年龄时,好心人主动介绍了自己的外甥女嫁给他。如今大儿子的两女一男都已成家立业,其乐融融。一位下乡的壮族老干部看到后,深有感触地说:“别人有眼睛都讨不到老婆,你们孩子没有眼睛,还有媳妇送上门来,这是天地造化阿!”

  二姐是个勤俭持家的贤妻良母。2020年,她从大化县民生宁医院出院后,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深知灯油耗尽、回避不了归老送终的结局。因此,她不再考虑用更多的药物和补品来治疗及改善营养,就背着家人把亲戚姐妹给她治病的钱积攒起来。在清理她的遗物时,才发现她的小箱子里和床头上,有两小包用塑料布细心包扎的东西,层层剥开细数,足有一万元人民币!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无不为之动容、热泪盈眶——她在生前已备好了自己身后的事!这是何等高尚的灵魂?这是何等伟大的母爱啊?!

  我们愿天下的人“好人一生平安!”二姐三十余岁就患有重病在身,三天两头就去医院,她成为了医院的常客,长年依靠药物维持生命。但她一直寿延到八十岁,这个中原由就是这样吧。

(三姐蒙美尤生前留影)

  三姐姐也没有比二姐逊色。她婚后生有五男一女,子女都已成家立业。并且,已有了重孙。遗憾的是,在十六年前,我的姐夫就离世了,两、三年前,四儿子和三儿子也相继去世,她饱受了白发送黑发的悲凉心酸的煎熬!年过古稀的她身体还是硬朗。儿媳儿孙都外出打工,她白天下地打理庄稼农作物,晩上收工回来,就跑上跑下串入孩子们、孙子们的家里烧火续烟,保留星火,养鸡喂猪,等到年节假日合家团圆。

  2020年7月22日清早,她拿起背篓到家门前500米处的凹地里去收玉米,才剥得四、五苞玉米放在背篓就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后经一天烈日的暴晒,直到深夜十一点多钟,二孙子蓝周从广东赶来才找到。凌晨时分送到乡医院又转到大化县人民医院确认为脑梗,经急救看护一个多月仍未好转,没能说话,无奈出院回家治疗。直至2021年4月2日下午五时四分,心脏停止了跳动,终年78岁……

  八十个冬秋轮回, 回首峥嵘岁月,沧海桑田,春暖花开。二姐、三姐,你们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见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改革开放举世瞩目的成就,见证了全国人民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的幸福日子,见证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二姐两男两女四个孩子,在国家的资助下,全都住上了平顶楼房。三姐五男一女六个孩子,建起了八栋平顶洋房,还添置了两部轿车,在本村屯占了大半壁江山。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学有所教,通电、通路、通水,不愁吃、不愁穿,日子越过越甜,生活喜气洋洋。人间真旳好美!

        二姐、三姐,通向天堂的路好惊好险的,那是不归途的路!我们为你们选择了最好的道公,他们打着火把给你们起程上路。他们将带你们走过冈房,点火穿过黑岩亮洞,走过孤村荒野,越过虎牙蛇口,翻江过海,涉水过桥。还要唱着筋骨逐节脱落、血肉溶化分离、肝肠日趋寸断的催人泪下的《九曲悲歌》。他们带着你们翻越十二重山,跨过十二道岭。穿过七十二座庙,闯过七十二道关,走进那没有高山白崖,没有杂草丛生的黄泉丘地、阴曹地府。这一路阴森惊险,有毒蛇猛兽,有虎豹财狼,有孤魂野鬼。在这哀鸿遍地、肝裂魂断、悲寂凄惨、毛骨悚然、泪水成河的路上,你们手牵着手、结伴前行,一路走好。

  二姐、三姐,你们是两位伟大的母亲!你们的子孙满堂,他们为你们披麻戴孝、尽孝尽忠,送走最后一程。因为,他们知道:你们殷红的血将浸进土壤,你们殷红的血将在花朵中放出清香……二姐、三姐,奈何桥上,你们俩一起走,面朝大海,会不会春暖花开?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会在清明时节守望你们上天堂的灵魂。

  密花莲•花娟摆渡我们,父母亲生下我们,我们同桥同路做了一生的兄弟姐妹。今是何日何月年?辛丑清明三月天;骨肉分离肝肠断,阴阳桥上泪涟涟。你们在这细雨纷纷的路上结伴走向天堂,让我们肝胆心碎,泪眼婆娑……

  二姐、三姐,我们都是父亲母亲的心头骨肉,就像同盘同胞的并蒂莲、同藤同秧的哈密瓜,来生我们再做兄弟姐妹,不离,不弃。

【作者简介】

  红枫叶,本名:蒙建连,男,大专学历。当过挖煤工人,做过泥腿农民。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在煤巷垱头里自学,在草根庄稼下读书,自学成才者。爱好文学,有诗歌散文散见于省内外报刊、杂志和网络传媒中。生逢时运不济,芳华筑梦飘零,一路坎坷一路豪歌。像一树枫叶披红挂艳装点寒霜,故取笔名“红枫叶”。现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大化县板升中学执教。(编辑:蒙仕荣 蓝乙人)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网友评论 抢沙发

浏览完了打赏一下小编呗!

微信扫一扫打赏